會員登錄 登錄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免費注冊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婚戀導讀 > 兩性情感 > 寶貝,我愛你之 情殤

寶貝,我愛你之 情殤

來源:挽月 發布時間:2015-08-27 14:43


    看著布爾棋走掉的凌子棟還是擔心好友剛回國,找不到具體方向,便決定駕車趕往布爾箏的住所,去看個究竟。當他趕到目的地的時候,布爾棋的身影就那樣落魄侵入了凌子棟的眼海里!拔都拔不出來的落寞感把眼前的男人從之前的耀眼無比變成現在的迷茫不前!急躁的凌子棟見到這樣的布爾棋,這一次卻沒有發揚他那聒噪的精神,而是靜靜的打開車門,等好友上車后,便驅車而去!
    
    
    


    一路上靜靜的,靜的連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都聽的一清二楚!車內的兩人沒有任何的語言溝通,凌子棟瞇著他那三月天的桃花眼想從車前鏡中觀察出一二的風花痕跡,愣是讓他看到了此生難得一見的布爾棋兩眼通紅,肩膀一聳一聳的沒出息的模樣!跌破眼鏡的他更是閉緊嘴巴,生怕露出了一丁點兒聲音!車子勻速前進,不一會兒就到了布爾棋的住所,剛準備叫他下車之際,哪知這個高傲的男人早就拉開車門,消失在凌子棟的眼前。
    看著好友落寞的樣子,凌子棟想了想,從褲兜里掏出手機,熟練的撥打了一組號碼,不一會兒,電話便接通了。一聲清脆悅耳的聲音從對面話筒傳來:“你好!我是蘇喻,您是哪位?”打電話的凌子棟瞬間感覺到從頭到腳的冰涼侵襲而來,張了張嘴,平時最能扯的嘴巴在此時,卻什么都說不出來。隨著對面話筒的聲音繼續傳來,似乎打斷了凌子棟的深思,晃了晃神后說道:“額……蘇喻,我是凌子棟?!碑斕K喻聽到凌子棟的聲音從對面傳來時,小心眼里不由得吃了一驚,深吸了口氣問道:“喔!有事么?凌總?!倍斄枳訔澛牭教K喻冷漠又淡然的語氣時,大手不禁使勁捏了下大腿,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會像瘋子似得爆發?!班?!是齊宇,他很不好,你,來看看他吧!”“他?他怎么了?我?我可以去看他么?”“我明天要出差,身邊也沒有適合的人選,你來照顧一下,我會比較放心!”“喔!那好吧!”隨著凌子棟急匆匆掛掉電話后,蘇喻愣是直溜溜的盯著電話看了半宿!
    蘇宅坐落在上海最馨香的一禺,周遭的風景猶如鬼斧神工一般!蘇喻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玻璃房搭建的觀景臺在陽光的折射下顯得異常閃耀,朱玉交錯的窗簾帶著光的影子映射在蘇喻的手機吊鏈上,一行清晰的文字在朱玉的映射下顯現出來:只要你幸福,怎么樣都可以!--凌子棟留!三月里的天,風兒也變得異常興奮,它的舞步帶領著觀景臺上的朱玉風鈴在陽光滿溢中響遏行云!蘇喻的眼光從迷茫中醒覺過來,視線隨著朱玉風鈴飛向遠方……
    “大家好!我是齊宇,來自遙遠的布谷村落,今年18歲,請多多關照!”一陣如玉般樸實不凡的自我介紹,讓情竇初開的蘇喻瞬間記住了這個剛轉學來的少年!同桌的凌子棟調皮的扯了下蘇喻的袖子,道:“喂!別犯花癡了,部落里來的,是野人,知道不?”話音剛落便受到了來自個方位的女生的白眼。更有挑事者說道:“哇!好帥!不是說轉學過來的是個女孩兒么?怎么是個男孩兒,而且還這么帥!看來蘇喻大美女要心動了!”聲音不大不小,充斥著教室的每個角落。只見站在講臺前的大男孩漲紅了臉蛋,手腳都顯得局促起來。
    “哎!沒辦法,長得帥到哪里都要被關注!小子,你這桃花運還真不是蓋的!”站在齊宇身邊的美女班主任忍不住悄悄調侃道!看到臉蛋泛青的齊大公子似乎馬上要變臉的節奏,趕忙說道:“新同學的到來,大家要互相幫助,齊宇同學,你挑個位置坐吧!”聽了老師的話,單座少女的心澎湃起來,都希望這位從天而降的大帥哥可以坐在自己的身邊!當然這其中也包括有同桌的蘇喻。為自己容貌傷神的齊宇似乎沒有看見這些少女的神情,挑選了最后一排靠窗的獨座?;居昙纠锸裁磻騽⌒缘膱鼍岸??無非就是蠢蠢欲動,在眾少女準備移駕的當口,美女班主任眼神中多了一些讓人費解的神情,嘴角微微一咧……“剛剛新同學在自我介紹時,有同學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這說明班長的職責沒有盡到位!所以蘇喻,你被罰坐到最后一排,與新同學同桌!以幫助新同學為目的將功抵過!”一場風云暗涌的座位糾紛在美女班主任的話音收尾處消失的無影無蹤!唯一為之憤怒的凌子棟恨不得撕了自己的嘴!
    下課鈴聲的響起,隨著冒失的凌子棟被美女班主任請到辦公室后。蘇喻也和齊宇做了最簡單的交流,“你好,我是蘇喻,很高興認識你,并能與你成為同桌,以后有不懂的事情可以向我詢問!”少女的主動讓少年變得有些局促:“謝謝!”從沒受過冷遇的蘇喻瞬間感到了強烈的挫敗感!“額……不用謝,同學之間應該的,希望我們也可以成為好朋友”少年聽了少女的話后,似乎發覺到了什么,眉角微微一皺,露出自以為很嚴謹的笑容,對著少女說:“好!”摸了摸發梢的蘇喻見到少年笑了,更顯得不知所措,恰好上課鈴聲的適時響起給你少女一個自我梳理的機會。
    那天,少女身著粉桃色的連衣裙,朱玉鑲嵌的衣領處繡著兩只展翅欲飛的粉蝶,未施脂粉的臉蛋紅撲撲的,可愛極了!少女瞧瞧用眼角掃射了下身旁的少年,少年濃密的發均勻立在少年的頭上,少年的臉龐在窗外陽光的籠罩下顯得格外好看,不禁看癡了的少女久久都沒回神過來!感受到強烈電光的齊宇真心覺得心累,心想著:哎!箏兒,好煩躁!要是你在,你會幫我把她們都解決掉對不?少年微翹起嘴唇,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墜。這樣的舉動或許在齊宇看來很自然,殊不知這個舉動令同班女生,乃至蘇喻都為之一震。久久之后,好事者提到這一幕,都說是齊宇編制了一個巨大的甜蜜湖泊,讓蘇喻陷入湖泊而不能自拔!
    天空中的星總是那樣,年年歲歲從不更換位置,布爾藍貴族學院的位置也一樣,年年歲歲的更新,老師換了一批又一批,然而當初的美女班主任還在,齊宇,凌子棟,蘇喻也在,唯一發生改變的就是視蘇喻為仙女的凌子棟把齊宇當成了鐵一般的哥們!這件事蘇喻想破了腦袋也沒想清楚,原來自3年前齊宇轉學來時,凌子棟就對齊宇下了戰帖,戰帖里宣稱:野人,我告訴你,蘇喻是我先看上的,你要是也看上了,就必須接受我的挑戰,只有贏過我,我才放心讓她跟隨你!”戰帖是由齊宇的同寢胖子帶回宿舍的,拿到戰帖的齊宇看都沒看就往桌上一丟,視線低落處看到了賊眉鼠眼的胖子后說了一個字:念。胖子興奮的收到指令后,立馬展開宣紙,只見上面的墨跡還未干透,胖乎乎的臉蛋隨著語音的著起之處吞吞吐吐起來,嗯了半天,一個字都沒敢吐出來。抓了抓腦袋,最后死心的把宣紙往地上一扔,粗聲粗氣的說:少爺,我去弄死這孫子!居然敢冒犯您!看了眼激動的胖子后,撿起地上的宣紙,還未完全打開,就被眼角的余光瞬間撲捉到讓眼前光屁股一起長大的發小如此激動的文字!“哎……我當是什么呢!就這小子,也能讓你生這么的氣?你至于么?”齊宇笑瞇瞇的對著發小說著戲謔的話,同時身上也散發出濃濃的暴力因子。殊不知這樣的齊宇,凌子棟見了會有什么反應!
    然而事實證明,凌子棟被揍的很慘,慘到眼睛被揍成一條線,腫的跟包子一樣,只有還未喪失的聽力告訴他他輸的很慘,但是他的嘴巴確實咧開的,而且笑得很燦爛。因為齊宇跟他說了一句讓他欣喜若狂的話:看好你的女人,別整天對本少爺犯花癡,本少爺已有主!被揍成花的凌子棟激動的拽住齊宇的腿說道:那你不喜歡蘇喻,你接什么戰帖?而且打我這么慘?讓我怎么回家???只見黑幕下,那個帥拽的少年甩了甩一頭的汗水對著花一樣的凌子棟說:因為你欠扁,而且是非常欠扁,所以給你扁個夠,讓你這輩子都不想被本少爺揍!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手癢,正好缺個陪練的!你自己送上門來的,我沒理由不接受??!說完便扛起凌子棟回了宿舍大樓!宿舍里,胖子見到凌子棟的第一眼,馬上轉身打了電話往凌宅大院,焦急不安的凌父接到電話后,不停的點頭哈腰,坐在沙發上的凌母拎著心在聽,怎奈什么都聽不到,就在馬上要扯嗓子嘶喊時,凌父掛了電話,走近凌母,悄然對她說到:挨揍了,現在和少爺在一起!表少爺說少爺不予計較,放心吧!凌母聽了凌父的話后,拎著的一顆心也回歸到了原位!隨著街燈的熄滅,凌宅也在寂靜聲中沉睡過去!
    午后的陽光依舊燦爛,布爾藍校園里充斥著節日派對的喜悅!那一天是布爾藍校園建園6周年的日子!一身中國藍的齊宇手持高腳杯,晃蕩著杯中的香檳酒,久久不語??粗糜殉了嫉哪?,不忍打擾的凌子棟扯著蘇喻的衣擺問到:“喻,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了,你是準備留校還是回上海?”只見那個長大的少女理了理被扯亂的衣擺,伸手在齊宇面前來回擺動了一下,齊宇被突然襲來的掌風嚇了一跳,伸手準備防備的階段,凌子棟立馬拽住了齊宇的手臂,笑哈哈的說:“喻,跟你說話呢!你是留校還是回上海?”齊宇默然的看了看好友的舉動,也說道:“蘇喻,凌子棟問你話呢!”注視齊宇良久的蘇喻被齊宇的話驚的心都碎了七八塊!“額……還有一年呢,沒想過!”“喻,你還沒想好???那,那我也沒想好!”備受女神忽略的凌子棟瞪了好友一眼,安慰著蘇喻道! 少女理了理額前的劉海,掩蓋住了淚眼朦朧的雙眼,櫻桃似的小口抿的緊緊的。深感歉意的齊宇對著好友的方向雙手合一,拜了一下說道:“那看來你們有伴了,這樣我也放心了!”同樣的一句話,在兩位好友身上折射出了不同的心情,蘇喻克制不住的渾身顫抖起來,肩膀一聳一聳的,似乎身子都要抖碎了!看著心愛的人傷心的樣子,凌子棟艱難的抖了抖碎掉的心,錘了好友一拳,說道:“能不走么?一起陪我們度過最后一年~!”然后那少年在那午后的陽光下晃動著杯中的酒說道:“還有人在等我,已經讓她等太久了,我得回去找她!”“找誰?還有誰像我一樣這么辛苦的等你么?你把我當成什么了?”終于還是沒能忍住悲傷的蘇喻抬起她那滿是淚痕的臉龐語言犀利的對著齊宇胡亂一吼!處于震驚狀態的凌子棟久久沒有回過神來。不忍好友受傷害的齊宇對著處于歇斯底里狀態的蘇喻很淡然的說道:“對不起!對我來說,你和子棟一樣,只是好朋友,僅此而已!如果什么地方讓你誤會了,我很抱歉!至于什么人在等我,你沒必要知道?!闭f完便拍了凌子棟一下,轉身從容的離去!如果說21歲的凌子棟在傷悲之前從未真正意義上理解過悲傷的定義,那么,在他看到蘇喻眼里的淚珠像跌落人間的瀑布一樣,在蘇喻的臉上止不住的傾瀉而出時,他便瞬間理解到了什么叫撕心裂肺的傷。派對過后的布爾藍高校似乎和平時沒什么兩樣,但學員的離校使周圍空氣中迷茫著一味叫做離別的東西!
    久久沉迷在回憶中的蘇喻被客廳急促的電話聲驚醒,客廳里傳來保姆的焦急的喊聲,蘇喻從藤椅上滑了下來,赤腳走在鋪滿朱玉的走道上,趕往客廳接不知是哪個冒失鬼打來的電話!她的背后僅僅留下那串朱玉風鈴持續不斷的旋轉!仔細走上前,你會發現,每個朱玉上都刻有幾世都說不盡的情話,落款則全是凌子棟!
    
    
    上一篇:情話如詩
    下一篇:我想結婚了
    注冊真實資料 深入人工審核 成為網站會員 分配專業顧問 人工甄選配對 一對一婚戀約見 全程跟蹤服務 會員喜結良緣
     
     
     
    北单在哪里能买 ?